锦江酒店(600754.CN)

锦江酒店2020年半年度董事会经营评述

时间:20-08-28 18:46    来源:同花顺

锦江酒店(600754)(600754)2020年半年度董事会经营评述内容如下:

一、经营情况的讨论与分析

2020年上半年,面对复杂的外部环境,在全球经济多种变量博弈的背景下,公司坚定不移地执行“深耕国内、全球布局、跨国经营”发展战略,坚持稳中求进,全力提质增效。年初突然袭来的新冠肺炎疫情给酒店业的经营造成了一定的冲击,但党中央和地方政府持续发布的各种利好政策为各行各业的复工复产开辟道路,也给国内经济的恢复注入了新鲜血液。同时,公司立足全球战略高度,积极实施变革整合措施,加快推进中国区整合,着力提升品牌、质量、效益,推动实现高质量发展。

于2020年1至6月份,公司实现合并营业收入408,997万元,比上年同期下降42.74%。实现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28,530万元,比上年同期下降49.75%。实现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扣除非经常性损益后的净利润-37,849万元,比上年同期下降205.68%。

于2020年6月30日,公司资产总额为3,778,869万元,比上年末下降2.79%;负债总额2,382,085万元,比上年末下降2.84%;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资产为1,288,958万元,比上年末下降2.76%。资产负债率63.04%,比上年末减少0.03个百分点。

于2020年1至6月份,公司实现经营活动产生的现金流量净流出135,909万元,比上年同期下降309.35%。

报告期内,公司合并营业收入、实现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和经营活动产生的现金流量净额比上年同期下降,总资产和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资产比上年度末下降,均是受新冠肺炎疫情的影响所致。

有限服务型酒店业务

1、全球酒店业务发展概况

于2020年1至6月份,有限服务型酒店业务实现合并营业收入398,544万元,比上年同期下降43.28%;实现归属于有限服务型酒店业务分部的净利润24,402万元,比上年同期下降50.27%。

中国大陆境内实现营业收入307,509万元,比上年同期下降39.28%;中国大陆境外实现营业收入91,036万元,比上年同期下降53.59%。中国大陆境内营业收入占全部酒店业务的比重为77.16%,中国大陆境外营业收入占全部酒店业务的比重为22.84%。

合并营业收入中的前期服务费收入29,031万元,比上年同期下降24.53%;持续加盟费收入116,906万元,比上年同期下降25.81%。

于2020年1至6月份,新开业酒店651家,开业退出酒店346家,净增开业酒店305家,其中直营酒店减少42家,加盟酒店增加347家。截至2020年6月30日,已经开业的酒店合计达到8,819家,已经开业的酒店客房总数达到868,930间。

截至2020年6月30日,已经开业的有限服务型连锁酒店情况:

截至2020年6月30日,已经签约的酒店规模合计达到13,722家,已经签约的酒店客房规模合计达到1,369,578间。

截至2020年6月30日,公司旗下签约有限服务型连锁酒店分布于中国大陆境内31个省、自治区和直辖市的333个地级市及省直属管辖县市,以及中国大陆境外65个国家或地区。

2、按地区分的有限服务型连锁酒店运营情况

(1)中国大陆境内业务运营情况

面对突然袭来的新冠肺炎疫情,公司及时启动应急响应机制,成立公司领导小组,紧急筹集防控物资发往武汉和全国各区域门店,并在第一时间推出免费退房等保障政策、出台各项疫情防控操作流程。随着全国多地疫情防控持续升级,公司统筹调动旗下酒店资源,在全国提供了符合条件的酒店供医疗工作者住宿和休息;伴随复工复产,推出“安心隔离房”,开启“复工无忧住”服务,助力企业用户隔离期远程办公;根据市场变化,及时调整营销策略,创新营销模式;为有效帮助加盟商业主把疫情带来的不利影响降至最低,公司推出了减免加盟商持续加盟费、新加盟酒店“双重低成本资金”支持等措施。

于2020年1至6月份,公司于中国大陆境内有限服务型连锁酒店业务实现合并营业收入307,509万元,比上年同期下降39.28%;实现归属于母公司所有者的净利润53,291万元,比上年同期增长22.98%;合并营业收入中的前期服务费收入28,644万元,比上年同期下降24.68%;持续加盟费收入95,463万元,比上年同期下降20.97%。

下表列示了公司截至2020年6月30日中国大陆境内有限服务型酒店家数和客房间数情况:

下表列示了公司2020年1至6月中国大陆境内中端酒店和经济型酒店的RevPAR情况:

下表列示了公司2020年4至6月中国大陆境内中端酒店和经济型酒店的RevPAR情况:

(2)中国大陆境外业务运营情况

针对新冠疫情,卢浮集团及时成立危机协调小组,随着3月初欧洲疫情防控措施的骤然升级,3月中旬境外酒店业务出现大幅下降。伴随疫情升级,法国、德国、西班牙、意大利等国家均出台了人工成本补贴政策。5月初,随着欧洲各国分阶段、分地域逐步解禁防控措施,境外酒店逐步恢复经营。

于2020年1至6月份,公司于中国大陆境外有限服务型连锁酒店业务实现合并营业收入11,735万欧元,比上年同期下降54.37%。实现归属于母公司所有者的净利润-3,718万欧元,比上年同期减少4,468万欧元。

下表列示了公司截至2020年6月30日中国大陆境外有限服务型酒店家数和客房间数情况:

下表列示了公司2020年1至6月份中国大陆境外中端酒店和经济型酒店的RevPAR情况:

下表列示了公司2020年4至6月份中国大陆境外中端酒店和经济型酒店的RevPAR情况:

食品及餐饮业务

于2020年1至6月份,食品及餐饮业务实现合并营业收入10,447万元,比上年同期下降10.51%。归属于食品及餐饮业务分部的净利润13,993万元,与上年同期基本持平。二、可能面对的风险

1、宏观经济波动的风险

有限服务型酒店行业和连锁餐饮企业的景气度与国家宏观经济的周期波动呈正相关的关系。

虽然我国国民经济总体上一直保持持续增长的态势,但是也会受到国际经济金融形势变化的影响,出现周期性波动。在宏观经济增长率下降的阶段,由于居民实际收入预期下降,居民国内旅游出行和外出就餐的消费相应降低。同时,宏观经济的调整对中小企业的经营会造成较大的压力,中小企业雇员商务出行及其消费也会相应缩减。从而对本公司的财务状况和经营成果造成不利的影响。

2、经营成本上升的风险

在公司投资的有限服务型酒店和连锁餐饮企业的经营成本中,直营酒店的固定资产折旧摊销和租赁物业的租金等固定成本所占比重较大。虽然公司对租赁物业的租金采取直线法进行摊销,平滑了租赁成本对未来经营业绩的影响。但是,由于有限服务型酒店和连锁餐饮企业需要持续扩张直营门店数量,每年新增租赁直营店的租金成本会随着我国商业地产价格的变动而变动。与此同时,主要有限服务型酒店品牌和连锁餐饮品牌企业会在重要城市交通便利的繁华地段对适合开设有限服务型酒店和连锁餐饮企业的物业进行竞争租赁,该等竞争因素会促使租金水平进一步上升。

除此以外,门店固定资产设施的追加投入、人工成本和能源成本等都存在随着物价变动出现上升的可能。如果平均房价和入住率,以及人均消费水平和消费人次不能得到相应的提高,该等成本上升因素可能会对公司的有限服务型酒店和连锁餐饮企业的经营成果造成不利影响。

3、扩张速度的风险

有限服务型酒店行业在我国目前正处于快速发展阶段。虽然包括本公司在内的一些优势企业已经取得了较大的市场份额和领先地位,但是由于市场需求和行业增长空间很大,在未来几年内,各主要企业仍将进一步扩张门店数量,特别是在中端酒店数量相对较少的二、三线城市,以扩大市场覆盖,保持和提高市场份额和领先地位。如果公司旗下各中端系列品牌有限服务型酒店未来扩张速度显著低于其他主要竞争对手,则可能由于市场覆盖率相对下降而降低客户的满意度,从而间接对其经营成果造成不利影响。

4、加盟店管理风险

公司对营运中的“锦江都城”、“锦江之星”、“Campanile”、“GoldenTulip”和铂涛、维也纳等系列品牌大部分采取加盟特许经营的方式。根据适用的加盟权协议,公司并不能全权控制该等加盟者的管理行为。一旦加盟者未能按照加盟权协议的条款经营并达到“锦江都城”、“锦江之星”、“Campanile”、“GoldenTulip”和铂涛、维也纳等系列品牌酒店的管理标准,或未能就各自的物业取得正式权属证明并须迁出该地点,其管理的酒店便会出现客户和收入损失,从而对“锦江都城”、“锦江之星”、“Campanile”、“GoldenTulip”和铂涛、维也纳等系列品牌业务收入产生不利影响。此外,如果加盟者滥用该等系列品牌商标,也可能有损其声誉和品牌形象。如果客人不满意加盟店的服务水平,公司可能会因为遭受客户投诉而影响声誉,从而间接影响公司有限服务型酒店业务的经营业绩。

5、租赁物业的权属风险

根据公司于2009年9月30日披露的《重大资产置换及购买暨关联交易报告书》(以下简称“报告书”)显示,截至2009年7月31日,“锦江之星”旅馆营运中的租赁经营直营店共计86家,该类门店由“锦江之星”或“旅馆投资”向第三方物业业主租赁相关房屋与土地。截至报告书签署日,有30家门店的物业存在未取得出租方对其房屋、土地合法权属有效证明或租赁用途未获批准的瑕疵。上述业主是否具有租赁该等物业的合法权利存在一定的不确定性。如果由于上述租赁物业的权属问题,导致相关门店的经营被迫中止,将会对本公司的业务及经营成果造成不利影响。尽管根据租赁协议及相关法律,出现上述问题的业主须向相关承租人做出赔偿,本公司仍需重新选址搬迁,从而承担额外的重置翻新成本。

本公司已经并将继续采取积极有效措施取得上述租赁经营门店出租方拥有所出租物业房屋所有权及土地使用权合法权属的有效证明文件,以及相关实际租赁用途获得有权部门批准的有效证明文件。在本次重组获得中国证监会核准后12个月内,将“锦江之星”经济型酒店业务中存在上述问题的租赁经营门店承租物业占评估基准日租赁经营门店承租物业总数的比例降低至20%以内,在本次重组获得中国证监会核准后24个月内,将该比例降低至10%以内,在本次重组获得中国证监会核准后36个月内,将该比例降低至0%。

如本公司未能在解决计划时间表规定的相关期限内按照计划确定的比例和家数解决租赁经营门店承租物业的上述权属瑕疵问题(即未能在中国证监会核准本次重组之日起12个月内降低至20%,或未能在24个月内降低至10%,或未能在36个月内全部解决),则对于在上述三个期限时点分别未能达到计划整改比例及整改家数的部分租赁经营门店,本公司将在上述相关期限时点到期后的3个月内,采取不低于本次评估值转让项目、解除租约重新选址开业或其他方式予以彻底解决。

针对该等风险,2010年3月1日,锦江国际向本公司做出承诺:如本公司未能在解决计划时间表规定的相关期限内按照计划确定的比例和家数解决租赁经营门店承租物业的上述权属瑕疵问题,本公司对于在上述三个期限时点分别未能达到计划整改比例及整改家数的部分租赁经营门店,采取解除租约、重新选址开业的,锦江国际将承担该等解除租约重新选址开业的租赁经营门店因解除租约可能导致发生的违约金,并按照资产评估基准日2009年7月31日的具体资产评估值予以补偿。此外,锦江国际承诺,在未来经营过程中,如由于上述瑕疵导致相关锦江之星门店不得不重新选址开业,则自该门店停业之日起一年内,有关物业出租方未能赔偿或未能全部赔偿该门店损失(具体损失金额按照截至审计基准日2009年7月31日经审计的该门店固定资产及装修投入的全部初始投资成本,与其在资产评估基准日2009年7月31日的资产评估值较高者计算)的,锦江国际将立即按照上述方法计算的全部损失向该门店予以全额补偿,用于支持其搬迁开设新店。锦江国际进行上述补偿后实际收回物业出租方的赔偿款归锦江国际所有。同时,锦江国际将按照该门店停业之日前一个会计年度经审计的净利润金额向该门店提供补偿,用于弥补该门店停业期间的营业损失。

6、商誉、商标等资产的减值风险

公司对卢浮集团、铂涛集团、维也纳酒店和金广快捷等股权的收购,以及卢浮集团对外收购,可能导致公司形成较大金额的商誉。根据中国《企业会计准则》的相关规定,收购卢浮集团、铂涛集团、维也纳酒店和金广快捷股权构成非同一控制下的企业合并,合并成本大于标的公司可辨认净资产公允价值份额的差额被确认为商誉。根据中国《企业会计准则》的规定,商誉不作摊销处理,至少应当在每年年度终了进行减值测试。如果卢浮集团、铂涛集团、维也纳酒店和金广快捷未来经营状况持续恶化,则存在商誉减值的风险,从而对本公司当期和未来收益造成不利影响。

公司的主营业务包含以接受连锁加盟形式从事酒店服务业务,公司拥有的酒店品牌具有一定的商业价值与知名度,并将该等品牌视为使用寿命不确定的无形资产。如果公司该等商标及品牌等无形资产的可收回金额低于其账面价值的,应当将资产的账面价值减记至可收回金额,减记将被确认为资产减值损失,从而对公司当期和未来收益造成不利影响。

7、海外业务管理风险

收购卢浮集团后公司业务和资产分布在全球60多个国家和地区,公司的经营规模和业务总量大幅增加,同时对人员构成和管理体系也将相应提出更高的要求。如果公司不能根据海外业务发展需要及时优化现有的组织模式和管理制度,则可能对标的公司的经营管理造成不利的影响。

8、传染性疾病的爆发和对食品安全的担忧

近年在全球或中国发生的新冠肺炎、非典型肺炎、疯牛病、禽流感或其他高传染性疾病,以及对食品安全的担忧,曾经使并且将来也可能使旅游人数或在外用餐人数大幅下降,如果出现类似情况,将可能给本公司的业务发展造成影响。

9、公司股东权益和净资产收益率等变动幅度可能加大

根据中国《企业会计准则》的规定,部分符合条件的金融资产应当以市价为基础确定公允价值,这些金融资产公允价值的变动可能加大公司股东权益和净资产收益率等会计数据和财务指标提高或降低的幅度。

根据公司发展战略,有限服务型酒店营运及管理业务已成为公司主要经营业务。该等业务正处于快速发展期,需要有与之相匹配的资金来加以推动。同时由于资金的投入与产出有一个循环过程,该循环周期的长短存在一定的不确定性。如果净利润未能同步增长,则可能相应稀释相关的净资产收益率。

10、偿债能力受到不利影响的风险

为了满足收购和日常运营资金的需要,公司可能会增加债权融资金额,资产负债率可能会随之有所提高。尽管本公司的资产负债结构总体合理,具备较好的偿债能力,能够满足收购对自有资金的需求,不会对公司日常经营造成重大影响。但由于还款来源主要为公司经营活动产生的现金流,如果公司运营现金流未达到预期,则对公司偿债能力可能产生不利影响。

11、汇率和利率变动的风险

公司业务分布全球,日常运营中涉及欧元、英镑、美元等多种外币交易币种,本公司合并报表的记账本位币为人民币,公司已经仍将继续采取有效措施降低汇率波动对公司运营产生的影响,但是未来随着人民币、欧元、英镑、美元等币种之间汇率的不断变动,仍可能给公司未来运营带来汇率风险。

公司的融资部分来自于银行贷款,该等贷款合同到期或提前偿还后,或者随着公司业务规模的不断扩大,公司可能需要向银行申请新的贷款以满足资金需求。未来贷款利率水平的变动,可能影响公司财务费用及持续盈利能力。

12、关键岗位人员流失的风险

本公司的持续成功很大程度上依赖于高级管理团队和训练有素的资深员工队伍。如果本公司不能按市场条件吸引并训练足够多的富有经验的高级管理团队和资深员工,并可能对本公司的盈利能力产生重大影响。三、报告期内核心竞争力分析